• 肖邦賦予了鋼琴最孤獨的美。熱情、忧郁、縹緲、感傷等情緒,交織于一起而又彼此地遠離,每一首曲子都是特點鮮明的故事。能夠把肖邦演奏好的鋼琴家,往往是情感細膩、心思敏感的人,和作曲家一樣,享受和渴望那浪漫主义的孤獨。聆聽的人,又何嘗不是?
          在這個午後,雲層遮住了陽光,多了幾分消暑的愜意。我翻找出這張黑胶唱片,简单地清洗便放上了唱机,當《“離別”練習曲》伴著爆豆聲,被緩緩播放出來時,仿佛一剎那间我到了華沙——肖邦的故鄉。我很欣賞哈拉謝維奇的演奏,平淡從容,如同訴講一段回憶,充滿了浪漫的情懷。他参加的那一届肖邦国际鋼琴大賽,有阿什肯納齊、傅聰這樣的對手,致使日後對他的評價多有不公。儘管我同樣欣賞阿什肯納齊的演奏,但他與哈拉謝維奇相比,少了一份對孤獨感的理解,尤其是對肖邦式孤獨的体验,毕竟名人并沒有太多真實的孤獨。此時,《幻想即興曲》被奏响,拉开彷徨疑惑的帷幕,背后是惆怅自若的热情,最令我着迷是情绪间的转化与对比。紧接着是《平静的行板与华丽的波罗乃兹舞曲》,前半段哈拉谢维奇演奏地如同涓涓流水,兼顾了rubato与流畅性,后半段他的力度随着动作幅度而加大,勾勒出的线条层次分明、起落跌宕,这些生动的“笔触”让我通过音符,仿佛看到了一幅描绘钢琴家伟岸身影的画像。
          11首曲子随着时间慢慢流淌,我边写文章边听,通過哈拉謝維奇的演奏,他所呈現出的肖邦的形象,我在思考,肖邦式孤獨的內在到底是什麼?有一個答案在我心頭縈繞,我認為是“熱情”,正是熱情被一次次的澆灌,才塑造了肖邦不同於其他音樂家的孤獨。

    (Julio 胡里奧)